仙鹤湖动态

全球各地殡葬大咖云集仙鹤湖

2018-08-10 12:32:50 仙鹤湖湿地园 400



2018年6月19日,仙鹤界的劳斯莱斯——仙鹤湖湿地园网红仙鹤迎来了一项重要任务,那就是作为公益墓捐赠仪式暨终极关怀国际学术研讨会的表演嘉宾闪亮登场!





为了此次盛会,仙鹤宝宝们可是卯足了精气神儿,一天赶了两次场!话不多说,就让小九带你走进今天仙鹤湖湿地园的盛会吧!小九友情提醒,大事发生的有点多,千万别看花眼!


荆楚怀先祖 仙鹤寄追思 



  在美国华盛顿,有一处能触摸到美国这个民族心灵的景观——阿灵顿国家公墓。这里没有惊悚和诡异,多得是像公园那样的美丽和宁静,纯洁神圣的感觉和心灵的震撼。


为了将这片祥和宁静带回国内,大力践行绿色生态殡葬。同泰善寿专门划出300亩地,在仙鹤湖湿地园按照阿林顿公墓的样式对贺胜桥村原有散坟进行整理和翻修,规划建造2.5万座新式墓位。



仙鹤湖湿地园公益墓


就在今天,首期建好的1万座墓位就在仙鹤湖湿地园举行了公益墓捐赠仪式!咸宁市副市长吴刚先生、中国殡葬协会会长李建华先生,国际殡葬协会主席特蕾莎女士,泰康健投CEO刘挺军博士、泰康健投高级副总裁兼首席纪念园执行官陈平先生以及相关行业学者、专家等出席了此次活动。一下子看到这么多大咖,小九激动的都要落泪了呢~


公益墓捐赠仪式


伴随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公益墓捐赠仪式正式开始,首先由泰康健投高级副总裁兼首席纪念园执行官陈平先生为大家讲述了仙鹤湖公益墓区建造过程中苦中带乐的趣味故事,引得台下一阵阵笑声。

泰康健投高级副总裁兼首席纪念园执行官陈平先生


公益墓捐赠仪式中,小九为大家整理了大咖们的讲演干货,不要太爱我哦~


仙鹤湖不仅仅是一个墓园,更是泰康独创的“超级体验式营销模式”的一部分,是我们医养康宁实体和寿险虚拟产品协同推进的闭环建设的一部分。”

——泰康健投CEO刘挺军博士




“市委市政府向来关注民生健康板块的建设,仙鹤湖项目无论从精神文明建设的角度,还是从经济创新开发的角度,都意义深刻,值得期待!”

——咸宁市副市长吴刚先生




“北京同泰及其下属陵园以改革创新为动力,紧紧把握节约资源、保护环境、移风易俗、群众受益的改革方向,找准行业转型的切入点和突破口,大胆的提出‘旅游+墓地’的理念,为行业创新发展提供新的模式。”

——中国殡葬协会会长李建华先生




“感谢泰康建投这样的企业,因为他们所做的一切,才能让我们绿色殡葬的梦想成真。”

 

——国际殡葬协会主席特蕾莎女士

挺军总致辞完毕,英姿飒爽的九公山仪仗兵迈着正步走入棚内,标志着捐赠仪式正式开始! 



九公山仪仗兵


挺军总将代表公益墓的仙鹤影雕移交给吴市长,为绿色生态殡葬开启的新的篇章。

捐赠仪式赠送仙鹤影雕


公益墓捐赠的最后,怎么能没有我们的网红仙鹤呢!随着几声哨响,只见二十余只野生仙鹤冲天而起,优哉游哉翱翔于天空中,直冲山间云端的美妙景象,引得现场观众连连叫好。


礼遇生命之美 铸就终极关怀



 “咚咚咚”,在震撼大气的中国风击鼓舞后, “终极关怀国际学术论坛”正式开始!

现场击鼓舞


多名国内专家、学者进行了不同主题讲演,从不同国情、不同思路和角度,以交流业务和经验分享为主要内容,共同探讨国内外终极关怀产业链的现状与发展,让礼赞生命文化生死观融入到当今的现代社会环境中去。


请注意,又一波精神食粮来袭!

“泰康健投基于健康视角构建生命周期的连续健康服务模型,形成‘医养康宁’业务框架,实现全面化、网络化、标准化、体系化战略布局。”

——泰康健投CEO刘挺军博士致开幕词


“我热衷于文化,我认为只要我们不忘记历史,我们就可以通过我们的眼睛去展望未来。”

——国际殡协主席特雷莎女士分享《从心出发成就有温度的事业》



“我们应该建立政府为主导、社会广泛参与、家庭为核心、社区为半径、临终关怀专科机构为依托、综合医院为指导的“六位一体”临终关怀医疗卫生体系。”

——中国生命关怀协会副秘书长李义庭先生分享《从安宁疗护看当代人的生命思考》


“养生最大的失败是放弃,最大的敌人是自己,管住嘴、迈开腿,为了家庭,为了事业,开始健康养生吧!”

——广州军区战士报社原副社长赵中心先生分享《养生保健靠自己》


“最好的告别,是顺应生死的客观规律,不因过度治疗而去做一件人生中‘正确的傻事’”。

——泰康健投高级副总裁兼首席纪念园执行官陈平先生以《最好的告别》为主题进行演讲。

一曲悠扬的古筝弹奏后,终极关怀国际学术论坛也紧锣密鼓的开始!国际殡协主席特雷莎女士、中国生命关怀协会副秘书长李义庭先生、广州军区战士报社原副社长赵中心先生一起探讨了对终极关怀价值产业链的思考。


终极关怀国际学术论坛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黄鹤楼》崔